引得春风度玉关

引得春风度玉关

疗行业的形势和政府政策相关,这是明摆着的,因此医疗行业的趋势也和政策相关。政府对一个行业的政策本身没啥可说的,通常也是一个行业发展到一定程度所引发,政策执行时候的措施利弊属于小节,趋势引发的后续连锁改变和动荡我们改变不了,只是尽可能的还是需要有些应对。

 

目前的大环境大家都在谈国产替代,并以此为傲,各自彰显本事。我们这个行业目前在很大程度上国产替代了,行业的龙头们上市时或上市后总归要拿这个说事,突显侠之大者利国利民的豪气。但事实上,就我们这个行业来说,国产替代做好了,要谈的倒并不是自己有多厉害,而是先得感谢国外同行的宽宏大量。这一点,我们这行业的龙头们做的其实不够诚恳,都列有很多专利,可在产生销量的产品中却不好找。但他们销售和策略做的好,你有啥我就会有啥,争锋相对,也是贡献,并且值得学习。

 

只是数字上去了,高手气质也还是得同步。

 

所以,不同公司市场的发展路径,公司基因是在起作用的。你以销售起家,自然这一块就特别会有优势,各种市场行为驾轻就熟游刃有余,行为大胆却直指人心,外人看了一时搞不清楚以为你不做生产。这就很快,毕竟市场就是王道,想着先奠定基础也方便以后改变路数从良原创,这是令人期待的。另一类公司特立独行,就喜欢做点不一样的,要面子,觉得和别人一样出息不大,所以就会从一开始就搞一些原创,这会很慢,商业成功之路也就漫漫。两种方式,赚钱角度容易评判,长期价值不容易度量,这是基因的自然取舍。

水木天蓬这个公司令人喜欢,它属于后一种基因。

 

就超声骨刀这个领域来讲,水木算是后来者,前面中外各有一家在市场上表现。曹总是个博士,是个有想法的人,穿着随意,态度温和。但技术这块讲面子,态度就很坚定。追求自己特有的东西,如果你也有那我要比你好,非常的朴素。他不允许团队直接逆向,一来觉得丢脸,二来怕养成了习惯就收不回了。这第二条确实要警惕,市场上随便看看,哪有回头的?立地成佛回头是岸之类的算梦想吧。所以,这些年来,他们团队申请了223项专利,其中境外的有138项,他们出来的机器上铺满了这些专利。后来者容易被打官司,特别是在表现还更好的时候,水木被打了好多次,但都赢了。

 

作为骨科手术中的动力产品,起码在脊柱外科领域超声骨刀目前来看和现有产品比较具有全面超越的优势。水木主机的性能讲究的是低功率,但高输出效率,这是有难度的。但临床讲究的是安全,这就符合了。以此为基础,水木团队在具体应用上讲究根据临床的需求去开发和设计刀头,两者结合,在安全基础上做到了效率并展示了新的可能。比如以下的这些图片,显示出在应用层面对医生更好的完成手术的显而易见的助力。

还有好多,就不放了。骨科手术中截骨是常规,但截骨的同时不出血,就是进步,在微创孔镜下安全应用依然不出血,就是惊喜。

 

如果展望未来,骨组织处理这一块虽然逻辑上会有新的技术出现,但目前从全局技术层面看,形成不了概念。这就使得超声骨刀的生命力非常的旺盛,按曹总的说法,还有很多层面的应用值得整个团队在未来很长的时间内一一去攻克。这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这意味着可以基于这项技术不断的向临床提供更好的解决方案。这是医疗器械产品所期待的宿命。水木天蓬走的不是国产替代的路子,他是技术领先

 

三友医疗能和水木天蓬走到一起,是荣幸的,但也许就是命运的安排,其底层的逻辑可能正是基因序列的相近。我们都爱琢磨事,都想以做出不一样的东西来表现自己,这种共同的特质让我们对两家未来的发展多了很多的想象。

 

从资本市场角度看,骨科这个赛道如今还算不算黄金,各说各话就是,但要是墨守老三件,青铜却是迟早的事。

 

目前的骨科领域,无源的植入物依然是主要的最终治疗手段。但社会在发展,科技的进步目不暇接,我们需要把眼光放大到整个手术治疗过程看问题。不考虑商业边界的拓宽,在不同的科技应用之下,最终的治疗手段如何丝滑的链接先进的处理方式是一个值得我们去探索的事情。整体医学的发展历程,革命性的进步从医疗器械的角度看,大多出现在有源设备领域,并且具有完全的进化功能,一旦开始,前序技术随之淘汰。这令人紧迫和焦虑,但却让人有了期待。

 

时势让我们有了更多的发展方向,熟悉的骨科也会越来越大,也会十八变,不能视而不见。好坏也都是可以计算的,毕竟超声骨刀技术总体看也还算是刚刚起步。你点了两个6寸的披萨,告诉你没了,说给你一个12寸的,这个时候肯定不能还要考虑考虑了。

 

我们把一切外部环境的变化均视为边塞的危机,环境恶劣,那么就种些柳树,引些春风。